当前位置:首页 > 资讯 >

第四色网站最新地址

2020作者:admin

你与好故事,只差一个关注的距离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:三月桃花雪禁止转载1厉世航在外甥女十岁生日的时候,送了她一套订制的首饰

虽然说送小朋友珍贵首饰不是很合适,但那也是厉世航的一片心意,外甥女收到的时候也是分外欢喜雀跃

厉世航还以为她会一直戴着,可等到下一次家族聚餐的时候,厉世航却看见外甥女手上戴着其他的手链

小孩子难免喜新厌旧,厉世航也没说什么,只是从那之后,他经常看见外甥女换首饰,各种设计精致的手工饰品在外甥女房间里堆成小山

厉家世代做珠宝生意,他从小耳濡目染,对首饰设计格外上心

他趁着外甥女不注意,把那些首饰翻来查看,纯手工制作的饰品,虽然做工不是特别精细,但好在样式漂亮别致,比他见过的很多大牌设计更具灵气

他跟外甥女打听了这些饰品的来源,知道这些饰品是外甥女在小学门口买的之后,第二天,他就开车赶到了外甥女的学校

临近下课时分,校门口的商贩们已经蠢蠢欲动,把东西摆好,吃的、玩的,整条小街的商品琳琅满目

厉世航停好了车,一路走过去,目光扫视四周,试图从这些商贩里面找到那个卖手链的人

厉世航穿得讲究,从小家境优渥的他又端着一股贵胄之气,在这条杂乱的小街里面显得格格不入

毕竟,人家十个摊位的东西,估计都没他一件大衣贵

厉世航一路找过去,直到走到尽头,才在那棵银杏树下找到了外甥女描述的那个卖饰品的小姐姐

金黄的银杏树树叶落了一地,黎落在树下支了一张小桌子,上面摆着自己手工做的首饰

现在没下课,没什么客人,她就把周围的树叶捡起来,编织交缠,最后把树叶做成了一顶皇冠

她图方便,穿着黑色宽松的T恤和卡其色的工装裤,留着齐耳的短发,再反戴一顶黑色鸭舌帽,厉世航差点没认出来这是一个女孩子

他站在不远处看了好一会儿,直到她把手里的树叶编织成一顶皇冠,他才走了上去

黎落星期五来小学门口摆摊,顾客基本上都是小朋友,所以这会儿有个大人靠近,她也就没留意,只当是路过的人觉得稀奇来看了一样

她又低头捡了几片树叶,再抬头时发现那个人还在,她这才抬起头来

怎么说呢,站在她面前的男生,一看就是有钱人

请原谅她的庸俗吧,但眼前这个男生看起来实在是连气场都散发着有钱人的香气

“买东西吗?”黎落下意识问道

厉世航没说话,只是双手插兜,视线往她面前小桌子上的东西一一扫过,许久之后,厉世航才抬起头,把视线定格在黎落身上,表情认真且严肃

“你这摊上的东西我全要了

”他顿了顿,又道,“包括你

”2如果说厉世航前半句话让黎落欢呼雀跃,那么他的下一句话,就把黎落吓得够呛

黎落手里还拿着树叶,直愣愣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、一脸认真不像在玩笑的厉世航,张了张嘴,突然高声喊道:“大叔大婶,有人耍流氓!”黎落嘴甜,又经常混迹在这条商业街,早就跟旁边的商贩们混熟了,旁边卖手抓饼的大叔还经常感叹,要是他能有一个像黎落这么懂事的孩子就好了

现在听到她这么喊,周围的商贩都围了过来,手抓饼大叔更是干脆,直接把黎落护在身后,拿着做手抓饼的小铲子指着厉世航

“你这小伙子,看着一表人才,没想到会干这么不要脸的事情

”其他人也纷纷应和着,厉世航被围在人群中间,表情有些难堪,但黎落躲在大叔身后,他也无可奈何

大家你一言我一语,厉世航向来众星捧月惯了,这会儿被动处于众矢之的的局面,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解决

都说最厉害的就是中国大妈的嘴,厉世航在被扔烂菜叶之前,很识趣地离开了那个地方

等天黑之后,黎落收拾东西回学校,刚刚告别了大叔大妈们,一个人坐在公交车站等公交车,就有一辆红色的跑车挡在了她面前

黎落简直被这辆骚包无比的车闪瞎了她的眼,但她不敢动,因为这辆车散发着一种“老子很贵别碰老子”的气场

黎落还没反应过来,厉世航已经打开车门,二话不说就把她往车里拉

黎落愣了足足三秒才反应过来要反抗,但是已经来不及

黎世航是做好准备的,捂嘴拦腰抱起再往车里一扔,最后整个人压上去,脚一勾,车门就关上了

可怜黎落还没反应过来,就已经被控制在车里了

关上车门厉世航才松开捂住她嘴巴的手

一得到说话的机会,黎落立刻哭丧着脸道:“大哥,你劫错人了吧,我一没财二没色,你劫我就是劫了个累赘啊

”“我知道你没财没色,而且还上有老下有小

”黎落眉头一皱,暗道不好,这歹徒是有备而来啊

厉世航依旧压在黎落身上,居高临下地看着她,“你妈妈身体不好,靠开杂货铺维持生计,你还有个弟弟,正在念高三,准备毕业

上大学又是一笔不小的开销,所以你才会拼命兼职,为的就是减轻家里的负担

但是说实话,你靠摆摊贩卖首饰真心赚不了几个钱

”他顿了顿,又道,“但你在设计方面的确有天赋,我想出五十万雇你半年时间,让你来我的工作室做设计师

”五十万啊,这是个令人无比心动的数字,就连以前有个老板说要包养她,也没出到五十万的这个价格啊

但黎落还是留了个心眼,她可不相信天上掉馅饼的事

“我凭什么相信你?”黎落再次挣扎,“而且,谁会在压着别人的情况下跟人谈这种事情啊?你现在的行为让我觉得你不是想找设计师,而是想找床伴

”厉世航今天是被她坑惨了,才这么防着她,现在见她安分了,就松开她直起身子

摆脱桎梏,黎落立刻缩到副驾驶座上,做出双手护胸的防卫姿势

厉世航则一副淡然,他从钱包里掏出名片递给黎落

“自我介绍一下,厉世航,厉氏珠宝就是我家的

”黎落再怎么孤陋寡闻自然也知道珠宝设计巨头的厉氏企业,她大脑迟钝了好久,才反应过来

黎落颤抖着手接过那张名片,忐忑地看完之后,双手作捧心状

“所以我现在是被大佬包养了吗?”“不是包养,是雇佣

”厉世航淡定纠正

但激动归激动,黎落到底是混迹江湖多年的老油条,在被五十万巨款冲昏头脑之前及时刹住车,让自己保持头脑冷静

“成交,但你要先把钱打到我账上

”厉世航什么人啊,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超级富二代,哪里会在意这种小钱,大手一挥,就往黎落卡里打了一半的费用

就这样,黎落在车里跟厉世航签了一份合约,合约内容大致为黎落卖艺,厉世航出钱,两人要联手把工作室办大

下车之前黎落还是很惶恐,小心问道:“那个,厉公子,虽然我知道你很有钱,但是,你就这么把钱打给了我,难道不怕我跑路吗?”厉世航单手搭在方向盘上,挑眉一笑

“跑路?能从我手里跑掉的人,也算有本事

”黎落表示:向大佬低头

3黎落在一家三流大学学设计,大多时淄博seo候她都是在网上自己买材料回来做手工,然后再出去摆摊或者在网上卖

一个首饰最多也就几十块,她一个月累死累活都赚不了多少钱,现在有人花五十万让她去做她喜欢的事情,何乐而不为呢

再说厉世航,美国高校毕业的商学院高材生,又是家里是做珠宝生意的富二代,可谓从小就处在焦点之中

毕业之后原本是要回公司帮忙,但他偏偏不走寻常路,硬是要自己开个工作室

大家只当他是一时心血来潮,也就任由他胡闹

而黎落很不巧,就成了厉大公子胡闹的第一件牺牲品

虽然合同签了,卡里的二十五万块钱也让她乐呵了整整一个晚上

昨天签了合同之后,厉世航就单方面要走了她的电话号码,所以现在黎落只能等厉大公子联系她

前一天晚上因为一夜暴富的亢奋导致她到了凌晨才睡下,第二天没课,她索性睡到自然醒,到了十点多的时候,手机就响了

她看了来电显示,哟呵,金主爸爸终于联系她了

她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起,用无比谄媚的语气接听了电话

厉大公子言简意赅:二十分钟之后宿舍楼下见

黎落不化妆,洗脸刷牙,套上外套就往下跑

厉世航之前谈过几个女朋友,每次等她们出去约会的时候,都要给她们一个小时以上的时间化妆打扮,这次给了黎落二十分钟,就已经做好了等待的准备

他倚靠在车边,正准备点燃手里的香烟,就看见一抹身影火急火燎地从楼上跑下来

黎落跑到他面前一个急刹,连气都不喘,就冲厉世航扬起一个大笑脸

厉世航一看见是她,嗤笑一声,“哟呵,还挺快

”黎落笑得像朵向日葵,“那是,金主爸爸大过天

”厉世航的红色跑车骚包无比,再加上他本人这么一个行走的荷尔蒙,自然引来不少路人的侧目

黎落平时也就上台说话的时候被这么多人关注了,被人看多了,她难免拘束,就催着厉世航快点走

厉世航来找黎落当然是为了工作上的事,第一天上班,黎落以为厉世航会把她带到写字楼的工作室,但她到底是低估了厉大公子的财力,他直接把她带到了半山别墅区的一栋别墅里面

正当黎落震惊于厉世航的壕气时,厉世航还淡然表示:“市区里面的工作室找起来有些麻烦,就先在这里凑合凑合吧

”黎落点头如捣蒜,“我很乐意凑合

”黎落平时在宿舍也是经常画设计稿到凌晨,还怕开灯影响到舍友,这次有场地有经费,她更是干劲十足,把生活用品给搬到厉大公子的小别墅里面,保证三天之内一定会画出让他满意的设计

厉世航虽然要自己办工作室,但厉氏集团的事情他还是要跟着父亲学习,就给了黎落三天时间,让她自己捣鼓

三天之后,厉世航正在跟自己的小师妹吃饭,黎落的电话就打过来了

“厉大公子,有空过来看看设计图吗?”厉世航赶到别墅的时候,黎落正盘腿坐在地上吃泡面,耳朵上还夹着一支笔

原本干净整洁的房间堆满了一地废纸,而她本人更惨,黑眼圈都快挂到下巴了

“你这是三天没睡啊

”黎落嗍了一口泡面,诚恳回答:“熬夜能赚钱的话,这个夜就没有白熬

”厉世航跟黎落接触这些天,黎落几乎句句话不离钱,厉世航闻言嗤笑,“这么爱钱,你是金牛座的啊?”黎落打了个响指,“宾果,完全正确,钱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东西

”厉世航虽然说是要打造独立品牌,但他头上顶着厉氏太子爷的头衔,想独立都难

黎落只需要把设计稿画出来,其他事情完全不用操心

等第一批产品做出来预售的时候,黎落看见预售额,有些痛心,她屁颠屁颠跑去找厉世航

“厉大公子,我那五十万是不是拿得有点亏啊?”厉世航坐在办公椅上,特霸道总裁范儿地瞟了她一眼,“你这么贪财,让我觉得我那五十万给多了

”黎落:“……”4黎落在厉世航的工作室里面打的第一仗十分漂亮,黎落设计出来的东西灵气十足,打着轻奢品的名号,固定了工作室特有的风格

厉世航也不嫌麻烦了,重金在市中心的写字楼弄出一层楼作为工作室,有专门坐班的员工,前台小姐姐的盛世美颜就连黎落都垂涎无比

黎落在学校还有课,经常要学校工作室两头跑,她原本就熬夜成瘾,黑眼圈都比得上人家故意化的烟熏妆,每次都是不修边幅地拿着设计稿来到工作室

厉世航身边从来不缺美女,前女友的队列里包含了各路小明星和模特,都是靠漂亮脸蛋吃饭的职业

现在整天跟黎落这个在远处看分不清性别的人待在一起,难免觉得辣眼睛

等黎落再次顶着鸡窝头进到工作室的时候,厉世航拦住了她

“作为设计师,你是不是应该注意一下自己的个人形象?至少能不能别熬夜了?你看你的脸色,跟门外老树皮有得一拼

”黎落睡不够,脑子就迟钝,愣了好久,答:“我也不想熬夜啊,可是催着我要设计稿的人是你啊

”言外之意:都是大尾巴狼,你给我装什么贴心暖男人设!但黎落可不在意什么脸色跟门外树皮一不一样,她只在乎自己能赚多少钱,只要她熬夜赚的钱足够多,就算让她通宵她也无所谓

厉世航也不是万恶的官僚主义,周末的时候会给黎落休息

可黎落没有男朋友,又不喜欢逛街,空闲时间不是兼职赚钱就是去蹭外面的大学的设计课

最近外面没什么课,在外面的兼职也换成了厉世航工作室的全职,周末休息,舍友都在外面为毕业的事情忙碌

她在宿舍待了一天,实在郁闷,晚上出门吃了个饭,就一路溜达着到了工作室

白天她躺了一天,估摸着晚上就睡不着,她就打算今天晚上熬夜在工作室画设计图

这个点,工作室就只剩下几个加班的员工,黎落一一打过招呼之后,就钻进了自己的小办公室,打算在这里待一个晚上

黎落的办公室就在厉世航的办公室旁边,她进自己的办公室的时候,听到厉世航的办公室里面有声音,好奇心驱使她推开虚掩的门往里看了一眼

可能是外面的灯太亮,黎落一推开门,厉世航就发现了门后的人影,他淡淡地瞟了一眼,有些诧异

“你今天不是可以休息吗?”被发现了也不用偷偷摸摸地躲了,黎落直接走进去,“休息够了就可以开始工作了啊,厉大公子,你看我这么努力工作的份上,可不可以给我加个工资什么的?”厉世航的办公室里只开了一盏台灯,其余地方都是暗的,这让黎落的视线全部被那黑暗里唯一的一束光芒给吸引

厉世航的西装外套随意搭在椅子靠背上,衬衫的袖子卷到手肘上,衬衫领口的扣子开了两颗,相比于平时纨绔子弟的模样,这样的厉世航显得沉稳内敛,也更容易让黎落心动

心动?!黎落被自己的想法给吓到了,她猛地摇摇头,把这个荒唐的想法赶出自己的大脑

5黎落钻进自己的小办公室画了大概半个小时的设计稿,但过了大概半个多小时,工作室里面的人就走得差不多了,外面漆黑一片

黎落打开办公室的门往外看的时候,不免心里发憷,对面厉世航的办公室虚掩着,门缝里透出微弱的灯光

黎落就收拾了自己的画纸和笔,猫着腰进了厉世航的办公室

厉世航看了一天的文件,眼睛酸得不行,就放下文件靠在椅子靠背上小憩

他就开了一盏台灯,黎落偷偷摸摸溜进去,在茶几上开了自己的小台灯,就摊开画纸开始画画

厉世航是被黎落画画的声音吵醒的,他蹙着眉睁开眼,视线蒙眬间先是看见黑暗里的一束亮光,再慢慢地,蒙眬散去,黎落的轮廓渐渐清晰

周围的黑暗柔和了她的轮廓,加上只看见她的侧颜,比常人略浅的眸子被灯光衬得如同琥珀一般

深夜的工作室过于安静,以至于厉世航转醒的呼吸声黎落都能察觉到,黎落停笔转头,她在这片光亮下,隔着几米的黑暗,把目光投向另外一片光亮下的厉世航

凌晨,黎落也困了,她打了个哈欠,伸了个懒腰道:“你醒了

”也许是深夜劳累工作导致身体劳累,心里也跟着脆弱了,厉世航的心竟然因为黎落的这么一句话,温柔得一塌糊涂

他含糊地应了一声,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坐正身子

“深夜画稿会秃顶的

”黎落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“只要熬夜赚的钱够我植发,我就无所畏惧

”厉世航是不喜欢女孩子太物质的,也可能是因为他从来不为钱担忧,所以对于黎落三句话不离钱的做法,他很是不理解

“你赚那么多钱做什么?”“买大房子啊

”黎落倒是坦诚

厉世航其实想说大房子也不好的,过于空旷,还不如这间办公室里两盏灯两个人有人情味,但想到黎落的家庭情况,他就识趣闭了嘴

但厉世航的欲言又止让黎落误会了他的意思,黎落干脆转了身子,盘腿坐在地上看着他

“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,我虽然爱钱,但是我所有的每一分钱,都是干净的

你老说我不注意个人形象,但其实这也是有原因的,除了化妆品贵之外,我还怕我打扮起来太好看,会有一些中年男人来提出要包养我

虽然我知道那是不对的,但保不齐他出的价格正好让我心动了,那我估计就一步错步步错了

”厉世航闻言,扑哧一声就笑出来了

“黎落啊黎落,没想到你贪财的表面下还有一颗无比自恋的心啊

”黎落是很认真地把这件事说出来的,没想到受到厉世航毫不掩饰的嘲笑,她恼羞成怒,哼了一声,“你是不知道我留长发、再打扮起来的样子有多好看

”厉世航还是笑,爽朗的笑声第四色网站最新地址在空荡的办公室里回荡,虽然突兀,但的确消散了深夜的寂静

他笑得过于肆无忌惮,黎落再顺从金主,也是有自己的小脾气的

她站了起来,把废掉的画纸卷成筒,凶巴巴地就朝厉世航跑去

卷起来的纸打在身上几乎没什么感觉,黎落也没有真的想打疼他,象征性抽了几下之后,她就想走开,却没想到会被厉世航突然握住手腕,她下意识想挣扎,厉世航却握住她的两只手把她给钳制住

“说真的,黎落,留长发吧

”厉世航是坐着的,身子有些往后靠在靠背上,他抓住黎落的手,黎落就得弯腰附身到他身上,这个姿势的对视,十分怪异

可厉世航说得很是认真,一双漆黑的眸子死死盯着黎落,两个人的距离近得黎落都听到了他的心跳声

突然的暧昧气氛让黎落无所适从,她又试着挣扎,不敢跟厉世航对视,就把视线下移

妈呀,更要人命,他的锁骨怎么那么好看?“女孩子只会为喜欢的人留长发

”黎落道

“那你可以试着喜欢我

”这句话一出口,别说是黎落了,就连厉世航也惊讶了,自己怎么就受到蛊惑一般地说出了这样的话?原本暧昧的气氛突然被尴尬替代,厉世航清咳一声松开黎落的手,脚一瞪,椅子往后滑跟黎落保持距离

突然摆脱了桎梏,黎落没反应过来,保持原来的动作好几秒之后才挺直身子

她有些不自然地摸摸鼻子,回道:“那就等我喜欢上你的时候,再把头发留长吧

”厉世航闻言,在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

在夜半三更的时分,似乎所有的柔情都开了封,云和明月低语,微弱的灯光下两人的呼吸清晰可见

星河清浅的夜,有什么东西在不知不觉中,坠入了他们的心里

6似乎有了那次的越矩之后,厉世航和黎落的关系就一直包裹着一层暧昧不清的薄雾,脆弱易碎,却没人敢去触碰它

而厉世航和黎落的名字早已经被捆绑在了一起

一个家财万贯挥金如土,一个视财如命抠门无比,这个怪异的组合,一个凭着财富,一个凭着才华,帮工作室杀出一条血路来

黎落入职公司不到几个月,她的名字前面就被冠上“新锐设计师”的名号,出现在业界里

如果说黎落是千里马,那么厉世航,就是发现她潜能的伯乐

但千里马身上的潜能未被开发之时无人问津,被伯乐发现之后一朝锋芒毕露,就引来多人觊觎

黎落在学校上课的时候,就被人开着车拦下了

那个西装革履的企业小开黎落是认识的,之前听厉世航说过,他们是死对头,可现在这个厉世航的死对头却拦住了她

黎落何等精明,一察觉不对转身就走,但没想到对方有备而来,身后一个彪形大汉截住了她的路

“有事好商量

”黎落立马就怂了,赔着笑脸走到那个企业小开面前

企业小开很满意她的反应,“识时务者为俊杰,我想黎小姐应该明白这个道理吧?”“明白明白,所以您有什么事情需要找我呢?”企业小开也很干脆,开门见山提出要黎落离开厉世航,来他们公司做设计师,薪酬在厉世航所给的前提下,再翻两倍

五十万,再翻三倍……黎落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值那么多钱,当然,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

她只不过是这些公子哥之间较量的物品,他们肯在她身上花这么多钱,不过是为了赢过对方

她很是认真地思考之后,道:“果然有钱能使鬼推磨啊,这个价格,真的让我很是心动

你也知道的,我给厉世航那边工作,也是为了钱,如果其他地方有更好的待遇,我觉得我可以考虑一下跳槽

”企业小开来之前就打听过了,厉世航手底下的设计师黎落就是个财迷,就想着拿金钱诱惑,但没想到会这么顺利

他笑着伸出手,“那么,合作愉快了,黎小姐

”黎落也笑,上前一步,跟坐在车里的人握了手

临近圣诞节了,黎落所在的城市才下起了初雪,因为圣诞节要出新品,黎落周末的时候也要来公司赶制新品设计

工作室的楼下有一大片空地,现在铺了新雪,还没人踩过

黎落如同发现新大陆一般蹦了进去,一步一个脚印踩出来一个很大的爱心

厉世航到的时候,黎落正玩得不亦乐乎

厉世航原本是要在那片空地上停车的,看见她玩得那么开心,觉得自己要是开车进去,似乎有些残忍

他把车停在旁边,下了车,靠在车边点了一支烟,夹在手里看着黎落玩

黎落穿了一件卡其色的齐膝羽绒服,帽子有一卷大毛领,又戴了围巾,只露出一双眼睛

黎落看见厉世航,弯腰捧起一团松软的雪向厉世航砸去

雪团一砸到厉世航身上就散开了,厉世航低头看了一眼散开落地的雪,之后再也没有什么反应

黎落想打雪仗的心思就这么被厉世航的冷漠给冲散了

厉世航注意到了黎落的细微表情,轻笑一声,眼睛里是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温柔

“过来

”他朝她招手

“来嘞

”黎落屁颠屁颠跑过去

黎落虽然戴了帽子和围巾,但鼻子还是被冻得通红,厉世航一只手插着大衣口袋,就伸另外一只手去碰黎落的鼻尖

但他忘了自己手里还夹着烟,燃烧的烟头凑近黎落的大毛领,就把她的大毛领给烧到了

黎落下意识往后躲,却被厉世航捏住鼻尖

“你干吗?!”鼻子被捏住,黎落的声音瓮里瓮气的,她想伸手去推厉世航,奈何自己手短,敌不过厉世航的长胳膊长腿

看见她受制的蠢萌样,厉世航没由来地心情愉悦,也不放开,就这么跟她说话

“还有半个多月就是圣诞节了,各个品牌都为了招揽客源而推出新品,你这里千万不要给我出什么幺蛾子,知道吗?”黎落点头如捣蒜,“知道知道,所以快点放开我

”厉世航松手,黎落捂着自己的鼻子哀嚎,一副自己的鼻子被扯掉了的样子,但嚎着嚎着,她突然想到那天那个企业小开去学校找她的事

要跟厉世航说吗?她看向旁边的厉世航,后者正挑着眉,对她笑得一脸轻佻,黎落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

这种没心没肺的公子哥,怎么会在意她的事?也许是黎落嫌弃的表情过于明显,让厉世航察觉到了,他立即蹙眉反问:“你在想什么东西?”黎落叹了一口气,坦诚道:“我在想啊,你这种没心没肺的人,估计是不会关心我的

”闻言,厉世航的眉头蹙得更深,他道:“黎落,其实你可以再贪心一点,除了钱,对我也可以存在一些歪心思

”黎落垂眸,把嘴抿成一条线

真的可以吗?7离圣诞节不到一个星期的时候,黎落就把设计稿赶出来了

她晚上刚刚把设计稿和样品交到厂商那里,在办公室熬过了一夜,可第二天早上就被办公室外面的声音给吵醒了

她迷迷糊糊转醒,外面的声音由虚转实,她打着哈欠迷迷糊糊地走出去

“怎么了?”她刚打开门,站在门外的人就往她的脸上甩了几张纸,不是很疼,但真的把黎落给整蒙了

站在门外的是她的同事,但此刻大家都表情怪异地看着她,特别是中间那位工作室副总,直接指着她的脑门喊:“你个叛徒,平时张嘴闭嘴都是钱就算了,没想到在这种紧要关头你竟然做出这种事

”“我做什么了?”黎落还是蒙

“都这种时候了你还装,我们准备推出的圣诞节新品,已经被敌对公司展出了,跟我们的完全一模一样

我原本还想着你不会做这种事情,但是我去找人对峙了,人家连你的交易录音都有

”副总说着就掏出录音笔,播放了录音

“果然有钱能使鬼推磨啊,这个价格,真的让我很是心动

你也知道的,我给厉世航那边工作,也是为了钱,如果其他地方有更好的待遇,我觉得我可以考虑一下跳槽

”“那么,合作愉快了,黎小姐

”短短两句话,已经把事情概括得很明白,副总气得声音颤抖,“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?”“这个人的确来找过我,我也说过这些话,但……”黎落的话还没说完,副总已经一巴掌挥在她的脸上,火辣辣的的痛觉让黎落好不容易理清楚的思路又给打蒙了

“滚,我们公司不需要你这种人

”脸上火辣辣地疼,周围同事带有讽刺性的目光也让她十分难受,证据已经摆在那里了,她再解释也于事无补

副总一副要吃人的样子也着实把她吓坏了,她咬着嘴唇,转身往外走去

黎落的泪腺准备决堤,只顾闷着头往外跑,没注意到厉世航正往里走,黎落没看见,厉世航也没打算让,她就这么一头扎进了厉世航怀里

“哟,这一大早上的,就投怀送抱了

”厉世航打趣道

黎落一抬头看见厉世航,眼泪就忍不住了,鼻子一皱,哭得那叫一个梨花带雨

厉世航这才意识到事情不对
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副总走了过来,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,录音笔里面的内容也放了一遍,这些证据在别人那里都是实锤,但到了厉世航这里,却没有半点用

“我相信不是她做的

”“可这录音笔……”厉世航冷冷扫过去一眼,“我说了不是就不是,就算是,她也是我的人,只有我可以动她

”厉世航平时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,发起怒来却是威严十足,副总虽然还有异议,却也不敢再说什么

厉世航说完,就拉着哭花了一张脸的黎落进了办公室

黎落刚刚睡醒,没刷牙没洗脸,头发跟鸡窝一样乱得不忍直视,被扇巴掌的半边脸红肿一片,整个人狼狈得不行

厉世航找来冰块帮她冰敷,黎落边敷便抽泣,“真的不是我做的,那个人说要跟我合作之后,我就跟他说,虽然你们出价很高,但我还是选择留在原本的公司,因为我们公司老板比较好看

”她当时就是这么说的,说完之后趁他们不注意,她就跑了,没想到那些人那么阴险,偷偷录了音,还剪成这种让人误解的样子,简直委屈死她了

厉世航倒是谈定,“嗯,我知道,我相信你

”黎落闻言收了抽泣声,好奇反问:“为什么?”“那种话你跟我说了不下一百次,每次都是雷声大雨点小,你就是那种有抢银行的心,但是ATM机在你面前吐钱,你也不敢捡的人

而且,你不是说过吗,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,你只赚干净的钱

”她说了,他就相信了

这个世界上总会有一个人,在岁月的深处等你,无论你沉入岁月长河有多深,他都能将你打捞起

黎落的心里防线,就是在那一刻垮掉的

她原本已经止住的泪腺又跟不要钱似的往外流

“厉世航,我可以抱着你哭会儿吗?就一会儿,我好难过啊

”她含糊不清道,说着说着,又反悔了,“不行,我不能抱着你哭,你的衣服好贵的,我把眼泪鼻涕糊上了,赔不起你的衣服……”厉世航嫌她啰嗦,直接上手把她往自己怀里按

“哭吧,有我在,没事

”8离圣诞节只有不到一个星期,原本要推出的新品手链被窃取,先一步推出之后引起销售热潮

看着自己的东西被抢走,冠上别人的名字之后卖出去,黎落心里憋着火,恨不得扛着炸药包去炸了那个专柜

但这也只能想想,黎落再生气,也不能发脾气

原本已经连着熬了好几天的夜,以为可以休息了,但现在,她又不得不重振旗鼓,重新设计出圣诞节要推出的新品,而且时间更急

黎落的焦躁厉世航是看在眼里的,她画不出来,着急地扯头发,但别人一路过她的办公室往里看的时候,她又迅速换上微笑,不让别人察觉到她的负面情绪

厉世航到底是看不下去她这一副压抑的样子,进了她的办公室,关了门,对强装镇定的黎落道:“黎落,你其实可以闹闹脾气的,不管是被偷了设计稿,还是被人误会,或者是高强度的工作,你都可以发泄一下

”黎落笑容苦涩,“我没有资格闹脾气,闹脾气是身后有人撑腰的人才有的特权

”“我就是你的资格啊

”黎落一愣,笑开了,“老板,别闹

”黎落是一根筋死倔的脾气,说在圣诞节推出新品,就一定会完成任务

在圣诞节的前两天,她终于把样品和设计稿做出来,以防万一,她是跟厉世航亲自把设计稿送到厂商那里的

上天保佑,在平安夜的晚上他们的东西终于被做了出来,在圣诞节当天准时销售

虽然填补了之间的空缺,但到底错过了最佳时机,热度不如预期

偏偏这个时候,那个企业小开还上门挑衅,给黎落寄了一大束玫瑰花,内附卡片:感谢我的缪斯

黎落一看见卡片就把玫瑰花砸在了地上,鲜红的花瓣铺在黑曜石的地板上,显得妖冶无比

这算是这几天来黎落发的第一次脾气,看她气得直发抖的样子,厉世航有了计策

“想不想打人出气?”黎落转头跟他对视,两人的想法不谋而合

这几天黎落忙着设计新品,厉世航也不闲着,一直在调查真正偷设计稿给敌对公司的人

公司的摄像头找不到,他就去找公司周围所有的摄像头,再把工作室里面的员工资料都翻了出来,最后终于锁定了目标

而他也得到消息,今天晚上那个偷设计稿的女员工会跟企业小开在一家餐厅见面

为了让自己的气场更加强大,黎落还花重金买了一件黑色大衣,虽然付款的时候她一脸心疼,最后厉世航看不下去,就掏钱包帮她付款了

他送来一束玫瑰花挑衅,黎落就买了一大束菊花回敬

厉世航跟黎落穿着黑色大衣走进餐厅的时候,气场全开,特别是黎落怀里还抱着一大束醒目的菊花,简直走出了要去给前任上坟的气场

企业小开正跟女员工碰杯庆祝,黎落就大步上前,把怀里的一大束菊花狠狠地摔在了那个企业小开身上

“真的是感谢张总送的玫瑰花,所以礼尚往来,我还送你一束菊花

”在公共场合被人拿菊花砸脸,企业小开当场就炸了,骂了一句脏话,站起来就要打黎落,但厉世航也不是来当摆设的,适时上前,替黎落挡住了企业小开

而旁边的女员工,因为一时鬼迷心窍偷了黎落的设计稿卖,本来就做贼心虚,现在看见黎落和自家老板来了,吓得满脸苍白

这个员工黎落是认识的,平时关系不错,黎落熬夜画稿,她还会给她泡咖啡

虽然说进来之前黎落已经想好了,要把菊花砸在企业小开的脸上,然后再倒一杯红酒把那个窃取她设计的女员工淋个狗血淋头,但现在看见她的样子,黎落突然下不去手

她就是咽不下这口气,现在气也出了,她也不想再费时间跟他们纠缠

她叫上厉世航转身离开,可刚走没几步,就有人叫住了她

“落落?”9厉世航坐在车里,夹着烟的手随意搭在车窗上,他的视线一直看着不远处的一男一女

男人西装革履,谈吐优雅,从看见黎落的时候开始,就一直笑容和煦,飘雪落在黎落的脑袋上,他还特别绅士地替她拂开

更让厉世航窝火的是,黎落竟然也不躲开!他正考虑着要不要下车把黎落给拉回来,就看见那个男人问黎落要了联系方式,然后跟黎落道了别,回到了餐厅里面

黎落这才耷拉着脑袋回来,她开了汽车后座的门,直接躺在上面

厉世航回头看了一眼,啧了一声,“这是偶遇前男友了,这么丧气?”“如果只是遇到前男友那么简单就好了,那是我之前邻居家的哥哥

”黎落回答得有气无力,她顿了顿,又道,“厉世航,你不是调查过我吗?应该知道我家的事情啊

”厉世航是调查过黎落的事情,但都是从她上大学之后开始调查的,而且注重的也是关于她的设计天赋,并没有过多地了解她的私事

现在她这么一说,厉世航倒是有些蒙了

黎落一看他就不知道,她也不想隐瞒了,叹了一口气后,说道:“其实吧,我在十六岁之前,是不贪财的,因为那个时候我不缺钱

简单点说就是,我爸是一家设计公司的老板,虽然家里生意没你们家做得大,但也是一家上市公司,可在我十六岁的时候,公司破产了

”黎落的公主生活,也是在那个时候结束的,她一下子从家境优渥的小公主,变成了落魄的灰姑娘

公司破产,工人闹事,他爸爸在混乱中被人用棍子打伤,送到医院的时候,已经救不过来了

后来她跟妈妈卖了家里的房子车子,才勉强把工人的工资给还上

那个时候她已经做好了出国留学的打算,但发生了这种事,别说留学了,她连学费都差点交不起,后来熬到高考,好的学校学费太高,她只好选择了这所不怎么好,但学费很低,还有奖学金可以拿的大学

她也不是真的贪财,只是很清楚地知道,钱真的是一个好东西

厉世航听完之后沉默片刻,反问:“所以你一直说的,要赚钱买大房子,就是为了把之前的房子买回来?”黎落嗯了一声,又丧气道:“不过我觉得,我是买不回来了,那边的房价高到让我觉得,我多看一眼都需要花钱

”厉世航倒是淡然,但凡是能用钱解决的事,在他这里都不是事

“如果你需要钱,可以跟我在一起啊,我有很多钱

”厉世航道

黎落抬头看了他一眼,扭头转向另外一边不再看他,“不要,拥有的太多,能失去的也就越多

”黎落说这句话,只是表达自己丧失的安全感,但在厉世航这里,就变成了黎落觉得他不靠谱

虽然说厉世航平时就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,在感情这方面,女朋友多得数不过来,但他有时候也挺冤枉的

他就是喜欢玩,跟很多男人的通病一样,看见漂亮姑娘会多看几眼,但很奇怪,他只要多看哪个姑娘几眼,外界就会传出厉氏太子爷夜店撩妹的绯闻

更有甚者,厉世航就是送失恋学姐去酒店找渣男,媒体也只会报道出他跟学姐去酒店开房这么断章取义的东西

之前他是觉得无所谓,但没想到,这个会成为他感情路上的绊脚石

10按照灰姑娘跟霸道总裁的剧情发展,黎落觉得,她应该还会有个恶婆婆

在跨年的时候,厉世航约她出去看烟火晚会,没有回家跟家里人吃饭

第二天,厉世航的妈妈,掌管厉家生杀大权的厉妈妈,就找上门来了

黎落在出门上班的时候,就被拦住了

她被带到咖啡厅,看见打扮精致的绝美妇人,说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您现在是不是要说,给你五百万,离开我儿子这种话?”谁曾想厉妈妈嗤笑出声,“我儿子在你眼里就值五百万?”“那你是打算出更多钱让我离开他?”厉妈妈端起咖啡轻抿一口,“放心,我就算再有钱,也不会把钱花到这个上面,要是我真的想要你离开我儿子,我不用花一分钱,就有一百种方法让你自己离开他

”这回轮到黎落嘴角抽了,果然,厉大公子的妈妈路子更野,在社会气息很重的厉妈妈面前,黎落格外小心,问道:“那,您来找我有什么事呢?”“你才准备二十二岁吧,大学都没毕业,这个年龄,应该好好读书,不要早恋

”早……早恋,黎落脸皮再厚,也不敢在自己准备二十二岁的时候自诩要早恋,她这个年龄,再过几年,已经算晚婚剩女了

但是,作为掌管厉家生杀大权的厉妈妈来说,她的话,从来不需要她认同,只需要她服从

就这样,黎落在准备二十二岁时初初萌芽的“早恋”被扼杀在了摇篮里

而另一边的厉世航,从那次黎落说他不靠谱之后,他就一直在盘算着改变自己在黎落心目中的形象

黎落想赚钱把之前的房子买回来,他干脆就替她把房子买回来,想着以后让黎落卖身还房贷,但等他把事情弄好,黎落却不见了

一问才知道,是自家老妈从中作梗,于是他就一路杀回家里,跟正在敷面膜的妈妈对峙

厉妈妈很是坦白,“你们都还小,不能早恋,我就把她先送走一段时间……”“放屁,我都26了还早恋呢,我朋友的孩子都能跑了,我谈个恋爱怎么了?你还是不是我妈啊,亲手断送我的幸福?!”厉世航这一嗓子吼得太突然,把厉妈妈的面膜都给吓裂了,厉妈妈很是委屈,叫来自家老公

厉爸爸当然是站在厉妈妈这边的,一上来就把厉世航一顿揍

等厉爸爸打完,厉妈妈也换了一张面膜,她瞟了一眼被打了还一直瞪着她的厉世航,傲娇道:“本来还想告诉你她在什么地方,但没想到你态度这么恶劣,所以,你自求多福吧

”厉世航欲哭无泪,就差扑上去抱住自家老妈的大腿,“妈,妈,我知道错了

”厉妈妈干笑两声,“晚了,你对我的伤害已经造成了,我们已经回不到当初了

”得罪自家老妈的下场,就是厉世航的追妻之路变得更加坎坷,他路子再野,也是他妈生的,道高一尺魔高一丈,他斗不过他家太岁

厉世航也跑到黎家找黎落的妈妈和弟弟,可他们也表示不知道黎落的下落

但厉世航不放弃啊,一直在打听黎落的下落,在街上看见短发的女孩子,就跑上去抓住人家,但结果都是认错人

在他第N次做出这种事情的时候,厉妈妈终于看不下去,说道:“都过去大半年了,黎落早就不是短发了

”就这样,厉世航的漫漫寻妻之路在厉妈妈的一时心软之下,结束了

他当天就买了机票飞到国外,历尽波折,到晚上的时候,终于到了黎落所在的学校

知道了她在什么地方,厉世航想在找她并不困难,只是没想到,厉世航找到黎落的时候,黎落正在跟一个金发碧眼的帅哥交谈甚欢

大半年不见,黎落的齐耳短发早已经被披肩长发替代

黎落的五官本身就很端正,长发减少了她的英气,添了几分妩媚,再加上她学会了化淡妆,明明是许久未见,到了这会儿,却变成了惊鸿一瞥

黎落知道厉世航要来,刻意在这里等她,只是同班的男生过来说话,她就多聊了几句,没想到会被他撞见

跟同学道了别,黎落就笑着向厉世航走去,她也不急,走了几步就停下,站在原地向厉世航张开手

厉世航虽然吃醋她跟别的男生说话,可他喜欢她啊,而且半年不见,思念早就多过小别扭

现在看见黎落向她张开手臂,哪里还沉得住气,大步跑上去抱住了她

“厉大公子,好久不见啊

”黎落笑道

“是啊,好久不见,甚是想念

”厉妈妈当初找到黎落的时候,黎落真的觉得自己是会被厉妈妈甩一张支票,然后逼她离开厉世航,但没想到,厉妈妈竟然是她爸爸的旧识

当初黎落家破产的时候,厉妈妈也曾找过黎落一家,但是他们卖了房子,辗转在各个城市谋生,厉妈妈无从找起,直到最近黎落被厉世航发现

故人的孩子,厉妈妈自然要善待,她也见不得自家儿子绯闻满天飞的浪子形象,就想着把黎落送到国外的设计学校接受更高层次的设计,也试试厉世航的心,看他对黎落的喜欢是不是三分钟热度

而黎落在国外学习的这段时间里,跟家里人还有厉妈妈一直都有联系,自然知道这半年来厉世航的所作所为

她之前一直不肯接受厉世航,也是担心厉世航对她只是一时兴起,毕竟她喜欢的人,在外界的传言之中,是个换女朋友比换衣服还勤快的人

她不是不喜欢厉世航,只是她担心失去,所以不敢拥有

她曾经失去过太多东西了,所以已经不敢妄想着自己能那么幸运地就得到幸福,只有能完全握在手心的东西,对她来说才是最踏实的

但好在,厉世航在这大半年的时间里的所作所为,让她这些年所缺失的安全感都回归了

在这岁月长河,物是人非的风景里,如果对方是他,那么她愿意用一生作为赌注

后来在婚礼上,司仪问厉世航:“你为什么会喜欢上新娘呢?”厉世航答:“因为她持家有方,我余生愿闻其详

”司仪又问黎落:“那新娘呢,你为什么会喜欢新郎?”黎落笑得十分坦荡,“因为他有钱啊

”在黎落心里,钱是个可爱的东西,但厉世航,是这个世界上——最可爱的东西

爱情|悬疑|现实|灵异|更多?每天读点故事APP?你的随身精品故事库长按二维码,看更多精彩故事点击阅读原文,更多故事在等你

第四色网站最新地址